我的18岁,可能跟你们不太一样

岁月既慢且长,白说你听


日期
Feb 15, 2020 11:19 AM

每一个自己的18岁都像是一个期待和追问的目光,每一个人偶尔要拿自己的18岁来问问自己,你是当初自己要活的那个样子吗!我很怕现在每个人都有无数的朋友圈,没朋友,天天在聊天,没人谈心,知识获取无限,离智慧很远,每个人都应该用你的18岁问问自己,骗别人太容易了,骗自己太难!

你我觉得每一个自己的18岁都像是一个期待和追问的目光。你骗得了别人,你骗不了自己的18岁,你的今天是你18岁要的样子吗?我觉得还好。在今天物质名气等等很多东西比我18岁想得多得多得多的,得到了,但是另一方面永远在路上,18岁的我在广播学院读新闻系,我希望成为法拉奇成为最好的记者,我今天依然在路上,但是这也就是好多人说白老师,你怎么还在CCTV因为我想成为好记者。新闻还在。这是我18岁的目光,所以我觉得每一个人偶尔要拿自己的18岁来问问自己,你是当初自己要活的那个样子吗?

这是真骗不了别人的。这是我18岁时候的样子,一转眼就过去了32年,每一个到北京来上大学的人都会有这样的一张合影,在那个时代,天门广场皱巴巴的西装,然后校徽别在胸前,因为那个时候大学生少,别校徽,觉得特骄傲,那个时候的头发很长,但是还是很喜欢18岁时候的样子。很多年过去,我突然发现我庆幸于18岁所面对的那些东西,因为悄无声息的它塑造了我。1986年那一年5月8号,我在王府井书店买了朦胧诗选,那一年在工体听了崔健的一无所有,结果今天我突然发现我的文字风格受到最大的影响,包括我的性格就是朦胧诗、摇滚乐和古龙的武侠小说的影响。

18岁你遭遇了什么?你就可能携带什么上路。我特别想知道今天的18岁都在遭遇什么?是不是如刀劈斧凿一样的在雕刻你。但是他用了什么工具?它打磨了你什么样的样子。我很怕现在每个人都有无数的朋友圈,没朋友,天天在聊天,没人谈心,知识获取无限,离智慧很远,知道什么都不知道,看似人人都在说个性。可是以我作为一个旁观者,我发现现在的年轻人非常一样,这怎么办?18岁你该让他遭遇什么?我非常喜欢1986年,因为1986年才是解决1966年的最好方式。

1966年文化大革命靠76年打倒四人帮来结束,有偶然性,只有靠1986年的这种启蒙和人性的苏醒和每一个人的成长,才可能真正的把让你担心的基础去刨掉,我觉得我们还要经历启蒙,我们还要更要经历对人性的充分了解。中国社会不管经济发生多大的这种进步、变化储备,如果没有真正补上对人性了解的这一刻,然后顺应人性管制人性中恶的那一面,激活人性中善的那一面,未来依然会有很多让我们担心的东西。所以我的18岁也是这个时代的18岁,走的太远,别忘了当初为什么出发,现在已经被浓缩成不放初心这4个大字。

所以我觉得不管走多远,每个人都应该用你的18岁问问自己,所以18岁留张照片是很好,经常拿出来问问自己,别人说什么没有用?骗别人太容易了。骗自己太难了,我刚才说我18的时候对今天20岁的人说说,你永远要让自己的18岁成为观看你的一双眼睛。另外20多岁刚才我也说过,多去尝试开很多扇门,你不知道哪个更适合你自己的,在乃扇门的后面,现在的中国很诧异,经常有20多岁的老人,然后有很多70多岁的年轻人。

谢谢各位。

Avatar
白岩松

文章内容来源于网络演讲视频,如有侵权,联系管理员删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