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个社会需要什么样的记者?

岁月既慢且长,白说你听


日期
Feb 15, 2020 11:08 AM

一个最好的记者就是首先有社会良心,第2个有知识储备,第3个长跑。不能我跑100米不过瘾了,跑了。我觉得这三者结合,人们期待的是疫苗安全的隐患彻底给我解决掉,这就像当初的奶粉事件一样,实在总是在出了问题、解决问题,彻底解决问题的这样逻辑循环当中前进。否则要记者干嘛?

我觉得一个最好的记者首先有社会良心,第2个有知识储备,第3个长跑不能我跑100米不过瘾了,跑了。我觉得这三者结合我今年50整,你就明白我好像适合干新闻。我天然跟中国的改革40年紧密的捆绑在一起,我30岁生日,站在了松花江的岸边那一天,40岁的时候,2008我的生日是在奥运的直播当中进去的,又在奥运我的直播当中出去的。今年50岁,全国在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,所以的确有一个对应,如果说大时代40岁,中国的改革40岁到底是不惑还是困惑?

我觉得走过了40年的道路的中国,在物质方面已经给予了大家足够多的东西,给予了国家足够多的东西,但是焦虑和困惑增加了,并没有减少,我们以为强大了富裕了就一切OK了,结果发现物质不过是打了一个底,原来在物质上脱贫是最容易的,但是在精神上富裕起来,并且成为大国真的很难。美国都开始答你高科技了,咱要打人农产品了。这个世界上一直存在着一种叫老二不容易当!在美国这修理了多少个2了?因此我们必然要经过一个漫长的岁月,把这种二不是一变成超越自己,我不可能什么都得到。

我很幸运的是25岁开始做电视的时候,首先是从人物采访开始,我接触了大量的几百上千的带着各种光环的人物,那个时候年轻都觉得这种光环一定让她们都很幸福,结果靠近她们的时候发现no,光环和他们的幸福没那么大关系,甚至有的时候成反比。这两天我刚看完郭沫若的最后29年,郭沫若几乎没挨过整,贵为国务院副副总理、什么政协副主席、副委员长等等。但是,自己的两个儿子一个自杀,另一个可能是被从楼上扔下来死,他会幸福。

你拿什么去衡量幸福?在自己六七十岁的时候,接连两个儿子在几年之间离开自己,副总理就能够让她幸福。有很多名人字画就能够让人幸福,自己安全的度过了很多岁月,就能够幸福。要什么?所以我觉得看人读书最好的镜子。说句稍微重点的话,我觉得我们现在很多人的焦虑就来自于想的太多,书读得太少。这是杨绛老人给一个年轻人的回复,不读书都指望快餐,拿个手机就打算找到大力丸。怎么可能?我是在一本书笨笨的过程当中学会聪明的,减法是在书越来越多读的情况下做的减法。

所以我希望我不能指望所有的人,但我希望比例在增加,越来越多的中国人能够去在读书中读出更好的自己,这才是最重要的。没有谁坐在地上凭空仰望星空,把所有事都想明白了,我做不到。但是我可以去照镜子,几年前BBC的新闻主播来北京,号称BBC最牛的新闻主播,然后有好事者在国际饭店组织了一个中国新闻主播和他的对话,我们俩对话。这哥们在对话过程中问了我一个问题,他说你觉得bb C应该跟CCTV学什么?我先开了个玩笑,我说当然首先要学中文了。

接下来我开完玩笑说,我说BBC最该跟CCTV学的是对这个世界的好奇。我说我们这几年快速的去到世界去不?各种记者站,我们现在已经超过了70个记者站,我们觉得自己一个学生每当看到国外新鲜的东西,都觉得非常好奇,我们带着巨大的好奇之心在观察这个世界,而BBC已经把英国本身当成了世界了,你们不再好奇了。老哥一拍桌子,你说的太好了,我们缺乏的就是这个东西。2007年我去日本采访他的一个作家作家跟我说了这样一句话,他说日本这个国度除了没有希望,剩下什么都有,后来明白了,这句话说得真深,换个角度来说,10多年前我觉得中国是除了希望好像剩下什么都缺,但是就不缺希望,每个人都觉得前面有奔头。

但是会不会有一天我们也变成了一个除了希望什么都有的富裕国度。坦白的说,我非常担心中国走到一天是负的,什么都有的时候才觉得自己真穷,我50岁的时候就唯恐自己成为一个一切物质条件都可以得到满足,却成为一个非常贫穷的人。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,高学历的、没文化的人很多,存折上有无数个数字的穷人很多,这才是这个时代的问题。真穷是不可怕的,因为前面有奔头有希望。这就是我说道德赤字和人性亏损的原因所在,所以我觉得科学家之所以发明了很多的东西,不是说一开始就承载着伟大的什么使命等等no,我觉得好奇。

好奇我能弄出来他吗?所以我始终在50岁左右的时候就开始督促自己要更好奇,所以我都很开心,我现在很烦的一件事就是坚持,刚才聊天的时候在说您还在坚持,我说别我说一旦坚持离死不远了。过去我们都说坚持就是胜利,中国足球只要坚持黑色三分钟,坚持就咬牙了,没乐趣了,没方法了就靠坚持了,坚持有的时候很重要,但是相当多的时候这句话要有AB面。我很怕我在做一件某件事情的时候是坚持,比如说这会跟大家聊天的时候,我就坚持把剩下说完,其实到现在我的时间都到了,可是我觉得好奇,跟大家的交流,我会说成什么样?

给自己一个很小的关键词,但是你自己跟大家的互动去聊天,我觉得在50岁的时候,只要你还能保有很大的好奇,没问题,我喜欢所有好玩的东西,但不一定跟现在最好玩的东西,今天的时髦有可能一转眼。每年都有流行词,您还记着几个?今天的互联网某个媒体可能10年后是传统媒体想过吗?所以好玩的东西永远有它好玩的内在的东西,我尊重每一个大家的喜欢,那一定有他的道理,但是长期下来看,最后发现中国人最喜欢的还是打麻将,当你也喜欢吃快餐的时候,做大菜的饭馆自然会慢慢的倒闭。

很多东西不仅仅是发个感慨就过了。您每天让在手机碎片化的阅读是多少?您长一点的阅读有多少?但是这也是一个过程,手机正在成为我们的手铐。所以我觉得看越短的东西多,慢慢人也会变得短视,但这也是一个过程,我从不担心内容为王。还会回来,您会每天娱乐至死,一直到自己的40岁,就像我看见十几岁的孩子喝可乐,你劝他少喝一点,但你知道他一定会喝,但是另一方面我又乐观,40岁他一定会回到茶的世界里来,这就是中国人的一生。

很正常,但是我希望接下来的转变会更快一点。我们就是发个感慨,现在的调查记者这么少了,您不看调查了。

谢谢各位。

Avatar
白岩松

文章内容来源于网络演讲视频,如有侵权,联系管理员删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