道德赤字、人性亏损

岁月既慢且长,白说你听


日期
Feb 15, 2020 1:20 AM

我有八个字说的比较重,我觉得我们现在是道德赤字,人性亏损,时代总是在出了问题解决问题,彻底解决问题的这样逻辑循环当中前进,你要有耐心去等待它的洗牌。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国度来说,很多东西是一个缓慢的洗牌的过程,所以别悲观在变,在洗牌。

这两天中国都在跟两个台风做斗争,一个台风是无形的,一个台风是有形的,无形的台风就是疫苗,它冲击的是我们内心安全的堤坝。另一个台风中国很少有从上海登陆,然后让北京和天津遭殃,三个直辖市共同面对的台风几十年没有过。这是题外话,接下来你就要去思考的是你独善其身,你发生了很大的变化,你拥有了很多的答案,周围的环境不变话,你会幸福吗?我有8个字说的比较重,我觉得我们现在是道德赤字、人性亏损,这才是目前最大的赤字和最大的亏损。

但是人们期待的是疫苗安全的隐患彻底给我解决掉,这就像当初的奶粉事件一样,所以有的时候你要多看看历史,也明白你知道美国的食药监局的建立和形成一道完善的法律,也与当初的奶粉、乳制品不安全紧密相关。所以三鹿奶粉的事件在逼迫中国在乳制品方面发生了很大的变革,疫苗不敢说接二连三,但是这一次我希望它是一个中止。所以你要知道时代总是在出了问题、解决问题,彻底解决问题的这样逻辑循环当中前进,否则要记者干嘛?否则要公民干嘛?

所以我觉得我们每一个人能做的事情就是关切。但问题是中国的人太容易遗忘了。就像我刚才说的,撞完人家车来,咱停路边撒腿就跑了,一车的人没有人阻拦。我们的邻居、我们的同事有很大的比例是这样的人。所以要慢慢改变。而我们作为一个普通的民众,能做的事情就是关注他,不忘记。我觉得不是缺乏什么是过程,在吃不饱穿不暖的时候,你天天跟人谈理想,我觉得没有说服力,但是你等他吃饱了穿暖了,都把自己吃成了世界糖尿病第一大国,高血压第一大国,等等很多个第一大国,你就发现中国人开始跑步了,中国人开始减肥了,你问在座的各位姑娘,有谁没有经历过,我不大吃一顿,我就没有劲儿减肥的残酷经历,这就是一个小转变。

我们所谈到的精神层面一定也是这个道理,当你吃饱了穿暖了,要开始跑步,要开始减肥的时候,慢慢精神的需求也会随之增加。你比如说我以前抽烟,但是当我开始跑步之后,稀里糊涂的突然我就有一天发现我20多天没抽过烟了,我再没抽过烟。当然我也不会特意说,我就把它彻底戒了,我觉得太太仪式感了,不排除一年当中还会抽两三根烟。当你生活方式在改变的时候,有很多当时东西随之会改变,我觉得对于中国人来说,你要有耐心去等待它的洗牌。

越来越多的人感觉自己不幸福,不会放纵自己不幸福的。虽然抑郁症在增多,但是另一方面不就有越来越多的人也在去寻找积极的活着的方式吗?这个时候精神层面的东西就会增长,所以别悲观,你看同样的一件事,看你怎么看。我在街上经常看到开车加塞的,我很沮丧,一转眼我就乐观了,因为另一边排队的比以前长多了,这就是这样的一个过程,在座的各位在这样一个下完雨后的晚上,居然愿意到这个地方来聊这么多没用的东西,这不也是很好玩的事情吗?

这不也是一种转变,所以有很多东西需要换一种思维方式去想,当然我觉得将来慢慢要增长的东西很多,比如说你说在创业,谁一生都是创业,所有人的一生都是创业,我们现在赋予了创业太时代感的东西,其实创业从来都在。苏轼不是创业吗?李白不是创业吗?一生都会有很多的创,最后创出了自己的品牌,绝大多数没创出来没关系,只要你活得足够有味道,而且你觉得值。我现在觉得中国特别缺乏的是好的失败是另一种成功的价值观。中国人只接受成功的结局,但是另一种好的失败是一种成功,不接受。

我觉得那就很难,所以你发现中国足球踢不好有很多原因,其中的一个原因就在于谁都怕把球丢自己这传给别人自己就算了,没有这种玩法,当然这只是其中很小的一个原因。所以我觉得到了我这个岁数过去30岁的时候,在序言里头写透明快乐里头写不着急,到现在50岁有一点急,因为时光太匆匆了,太快了,你期待得很多东西还没有变成现实。但可是另一方面还是明白,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国度来说,很多东西是一个缓慢的洗牌的过程。你看着父辈,有的父辈是红绿灯为无物,但是偶尔就会看到孩子拽着他爸。在变,在洗牌,所以我觉得要有点耐心。

好,谢谢各位。

Avatar
白岩松

文章内容来源于网络演讲视频,如有侵权,联系管理员删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