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光阴,你要读很多书才能找到答案

Image credit: Unsplash

摘要

今年我已经整整50岁了,30岁最大的人生感受是什么?回头看是减法。在30岁之前要玩命的做加法,要去尝试,40岁是困惑,不是不惑,这个时代40岁恐怕困惑的是最多的,我干的这一切有价值吗?有意义吗?我到底要什么物质没有给我带来,我以为会带给我的幸福,50岁很尴尬,你怎么去向前走就不该总是明天再说,或者昨天真好,我觉得今天最好,但是我督促自己,好奇是督促人类进步的最重要的一个动力。一个民族只要不好奇了,这个民族吹了,我也许做的不够好,但起码我在想、在做、在说。

日期
Feb 14, 2020 7:27 AM — 7:27 AM
事件
岁月既慢且长,白说你听

30岁

今年我已经整整50岁了,过去没想过,我觉得这就是老头。现在才发现还真是老头,这是30岁时候的样子。30岁的时候不觉得自己很年轻,很好看,50岁的时候回头一看真不错,30岁最大的人生感受是什么?回头看。我觉得是减法,关键词就是减法。从某种角度来说,痛并快乐着也是一种减法,把很多东西经历的想过的写出去,然后留在那,去新的白纸上,去跑步了。但是对于我来说30岁我觉得的确无论是从自己还是对于各位的提醒来说,做减法都是非常重要的。

我现在在带东西联大的学生,我经常提醒他们,在30岁之前要玩命的做加法,要去尝试,你不知道自己有多少种可能,你也不知道命运将会给你怎样的机缘。所以不是你怎么知道,但是有的人就在20多岁的时候拼命的事,各种加法,但是忘了收,忘了到一定的时候要做减法,我觉得30岁左右是人生非常重要的一个,要在做了一系列加法和四处乱跑之后,要做一次减法的重要时间,否则就晚了,为什么要做减法?你不是所有的都适合,也不是适合你的,所有的事,你都该去做。

8条线拴着你,你能跑多远?可能会互相牵制。

廉价

在30岁的时候,我已经被破格提升,也就是说,学术的话叫教授,记者的话,叫高级记者。我29岁就被破格了,到现在这样的事情已经很少了,但是在那个时候又开始感到了一种巨大的困惑。到2000年的时候做悉尼奥运会,掌声也很多,我突然觉得一切都不太对劲了。我要自己问自己,你究竟要做什么?哪些东西是要抛掉的?那一年我做了非常重要的一个减法,我停了自己的节目,停了一年,没有任何出境,当时有人劝我说主持人这行,您只要一个月不出镜还凑合,您半年不出镜就没人记得你了,我说我这张脸真够廉价的。

那一年开始去研发新节目。这是在出完了痛并快乐着之后,01年我整整停了一年。今天所走的一切其实都感慨于那个时候的做减法。我那个时候要问我可以做很多东西,我去做体育,我可以去做E了,可以去做很多其他好玩的东西,做制片人等等。但是我说不,我发现我只能做新闻,我也最该做新闻,在,然后我当时是三个栏目的制片人,我在一夜之间都辞了,也才成了今天的我。我单纯了。前几天跟同事聊天,我还说我说30来岁的时候做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决定,不仅仅是很多可做的,但是我觉得我就是打新闻,这口深井,很多的职位有可能要提拔你当副主任了,我给拒绝了,回到了一个普通百姓的基础上。

本科生

到现在为止,我是中央电视台连股级干部,都不是绝对本科毕业的群众。你了解我们的体制,但是我拒绝了。我就想看看一个本科生能走多远,一个本科生的学历,为什么不可以不断的去学习,让自己去带研究生吗?对,我现在带研究生,每年要带11个,这都是一个减法的结果。我觉得这当然是回过头来的一个感慨了。另外在年轻的时候,特别容易在奔波之中,最后就产生了一种感受什么呢?一切我都该得到,只要有哪个没得到,只要有哪件事有点缺陷,我就心里特别不舒服。

在座的各位千万别也要学会做减法,就是在那个时候快到30岁的时候,28岁的时候,1996年看奥运会,我编出了一句话,缺陷是完美的重要组成部分,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完美。在曾国藩的那部长篇小说里头,其实写到了一个很重要的一句话,人生的最好的境界是什么?曾国藩想给自己的书房起名叫求阙厅,花还没有全开的时候是最好的。月亮还没有全圆的时候是最好的,但是对于常人来说,都会觉得这是缺陷,还不够完美,不够达到极致,毁一个人的最好的方式就是让他求完美和达到极致。

花没有全开

这个世界不是这样的,花没有全开的时候才是最棒的,花一全开,离落花就很近了,月亮一旦开始全圆,离慢慢的变成残月就很近了,所以我觉得这是我的30岁给我的很重要的一个助推和启示;40岁没那个时候好看了。但是我觉得放松了。自由一些了,为什么不再是西装革履了,不再是黑白模样了,而是开始问幸福了吗?

40岁

中国人有一句话叫40不惑,30岁是减法,40岁是困惑,不是不惑,我觉得现今这个时代40岁恐怕困惑的是最多的,我的中年危机来的还偏偏很早,到三十六七岁的时候就开始纠结,我干的这一切有价值吗?

有意义吗?我到底要什么幸福了吗?这本书就是在这个困惑的基础上诞生出来了,在30岁的时候你会发现你的很多幸福目标是与物质挂钩的,三十而立力指的是学历得立。你得有车有房,要不丈母娘都不打算把你媳妇许配给你,很物质,但是40不惑很难。我觉得古人可能是平均预期寿命比没现在长,因此它要浓缩40,他就不惑了,我觉得我40正困惑了,物质没有给我带来,我以为会带给我的幸福。同样在40岁的时候,之所以很多人问我,你幸福吗?

我那书名是幸福浪吗?是问号,代表的是我内心的困惑。中年危机的诞生,40岁你要去回答自己很多的问号,40岁左右要多跟自己聊聊天,要去读很多的东西,给自己一些答案。我很庆幸在我三十六七的时候走进了道德经的世界,我在《白说》里头已经谈到,在40岁的时候还要去思考的时候,如果周边的环境不发生改变,尤其是软环境,您心情舒畅的走出家门,到处是乱闯红绿灯的,你买个东西都是假的,打个疫苗。

我说这两天中国都在跟台风两个台风做斗争,一个台风是无形的,一个台风是有形的,无形的台风就是疫苗,它冲击的是我们内心安全的堤坝。 另一个台风,中国很少有从上海登陆的台风,这是题外话,接下来你就要去思考的是,你独善其身,你发生了很大的变化,你拥有了很多的答案,周围的环境不变化,你会幸福吗?我有八个字说得比较重,我觉得我们现在是道德赤字人性亏损,这才是目前最大的赤字和最大的亏损。前些天就在离这不远,我亲眼见到了两个车相撞,其实撞的没那么严重,该负责任的,因为他撞了另一个车,跟人家说咱停到路边,人家好也慢慢说准备停到路边了,前面的车撒丫子跑了,一车人也没有拦着他的。

这会是一个负责任的父亲吗?这会是一个负责任的儿子吗?更不要说他怎么会是一个负责任的公民,而他可能是您的同事,这就是道德赤字和人性亏损也,必然会影响到你。你不管自己是多么一个大写的人,除非你足不出户,但问题是,足不出户也不妨碍您的孩子要打疫苗,您送外卖,那外卖也有可能有问题!

所以中国人如何学会由一个小老百姓变成一个公民,这可能是在我40岁的时候,既问给自己这个人,也问给社会的一个重要的命题。

如果说30岁是减法,40岁是困惑,我觉得50岁应该是我送给自己的词是好奇,50岁很尴尬,前不着村后不着店,进、可攻;退、要混,也可以。在自己取得的某种东西上躺10年,混到退休也似乎可以。

最近看一本书,其中一本书上写得非常有意思,说在硅谷里真正成功的创业者,五六十岁的偏多,这跟我们的概念是不同的。中国如何什么时候能够不把创业全部当成年轻的事业,就跟中国不该把志愿者都当成青年志愿者一样。上一周我做了一期节目,是中国马上要招募退休的中小学教师,每年有二三万块钱的补助,然后去乡村当老师,而且必须是优秀的。我说这正是开启了退休后再就业的先河,当然不光是慈善了,但是回到50,离那块还有点距离,你怎么去向前走?

50岁

更重要的是对于50岁的人来说有两个挑战,第1个挑战是你自己,你是不是还对很多的事情好奇,你的人生观是如何的?我觉得我的50岁最大的收获,或者是我此时按照什么方式在活着,我善待每一个今天,20岁的时候容易活在明天里,一不注意50岁容易活在昨天里,但是我努力的克制自己,既不活在明天,也不活在昨天,我善待每一个今天,50岁的人就不该总是明天再说,或者昨天真好!

我觉得今天最好那天看蔡琴的演唱会碟,蔡琴说的一句话是蛮好的,他说每次看照片我都觉得两年前的我真好看,但是两年前的那一天,我从来没觉得自己好看过。这句话挺有味道的。我30岁的时候没觉得,那个时候我挺帅的,觉得自己的毛病很多,可是今天当我隔了20年回头看的时候。

原来我也年轻过,原来我头发那么多,所以善待你的每一个今天,两年后再看您的今天最好不过了。

就像史铁生说的那番话,当我的腿刚不能走路的时候,我坐在轮椅上天天怀念我能奔跑打篮球的时光,每天在怀念中都非常痛苦。 又隔了几年,我在轮椅上生了褥疮,浑身难受,那个时候天天怀念,几年前我什么都不疼,安静的能坐在轮椅上的时光。 又隔了一些年,我得了尿毒症,我总要去透析,这个时候我就怀念当初仅仅有褥疮的轮椅时光,那50岁如果再活不到善待每一个今天的地步,前面的50年白过了。

其实我觉得别等到50岁才明白这个道理,30、40就该明白,所有的东西都容易轻易的错过。旅行中的一顿饭,你只要没吃,再吃30年后了,还不一定是味道,所以我觉得善待每一个今天是我50岁时候的第一个感受。

第二个就是好奇,我发现我随时可以不再对很多事情好奇了,因为见过了很多,体验了很多,但是我督促自己好奇。所以现在做很多事,我都带着好奇的心,手机可不可以竖着拍,也可以,你去做现场报道,去做看似很大得很庄严的什么峰会,你连线可不可以更轻松?更好玩,更让大家印象深刻,你可不可以然后又用新媒体去进行传播,都可以。我觉得好奇是督促人类进步的最重要的一种一个动力,为什么不能成为督促一个个体进步的最重要动力?一个民族只要不好奇了,这个民族吹了。另外一个大的层面,50岁是一个重要的考验。四五十岁的时候,在中国你做一个怎样的既得利益者?我非常担心我们身边的很多人年轻的时候,因为希望而要去实现很多的梦想,但是一旦自己实现了梦想,成为既得利益者了,变成为阻拦别人实现梦想的人,我说的没错吧? 转眼就用他曾经最不喜欢的方式在对待年轻人和事儿。

因此在几年前我自己就开始以志愿者的身份每年招11个研究生,一待待两年,现在已经毕业了5期,有55个纯研究生,已经毕业了。我觉得做这样的既得利益者是件很幸福的事,你拥有了某些感触,你也有能力去带他们,每上完一天课,晚上请他们吃饭,花不了多少。但是这是一个好的既得利益者应该做的,既得利益者有可能是两个方面,一方面是重新成为铺路石。我曾经说过一句话,我说我不想太多的对帮助过我的人说谢谢,因为我要以加倍的方式去对待新的年轻人,这就是我说谢谢的方式。

如果天天在那说谢谢你,却成为阻拦者。接下来就是为别人铺路。我希望中国不管是物质的、经济的、思想的、文化的、各个领域的既得利益者,当你成了的时候,要考虑你该怎么做?昨天推火车的人今天成了拦火车的人,回头看中国的历史到处如此,今天也不会。不是这样,甚至有的时候会更多,所以呼吁所有的既得利益者能重新像你年轻的时候,希望碰到什么样的人那样去做,那样的人我也许做的不够好,但起码我在想、在做、在说。

谢谢各位。

Avatar
白岩松

文章内容来源于网络演讲视频,如有侵权,联系管理员删除